军阀姨太太、扬州瘦马、缅甸军阀小公主、佛媛,现在的人怎么样了

浏览:2861   发布时间: 09月17日

军阀姨太太、扬州瘦马、缅甸军阀小公主、佛媛,

最近网上热播小视频的知名标签,

对于现在网红的审美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何为潮流何为三观,

感觉被一次又一次地刷新,

当这些名词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的时候,

感觉有必要来聊一聊,

网红,除了能红最让人羡慕的就是来钱快,

动辄几十万上百万成千万的粉丝,

最终都变成了流量,转化成了金钱,

买豪车住豪宅,这是人人羡慕的人生。

军阀姨太太

这个词一度非常红,以一些民国旗袍洋装照出圈,

一堆浓妆艳抹的小姐姐,

摆着做作的姿势,号称姨太太风,

我是端庄稳重的大姨太,

我是妩媚迷人的二姨太,

我古灵精怪的三姨太,

我是狡诈心机的四姨太,

再配上所谓的古风音乐做做表情,

在古代不管是多高级的姨太太,都是为人做妾,

到了民国时期并没有高级多少,

不管是军阀姨太太还是土豪姨太太,

多是穷人家的女儿,为了父母姐弟生计,

唯一能值点钱可以典卖出去的也就是家里的女孩了,

为妓为奴婢,

古往今来没有几个是自愿,

军阀的姨太太都是贫苦出身,能得到善终的也没有几个。

扬州瘦马

这是扬州的盐商发明的词汇,

扬州在古代是两淮(淮南淮北)盐商的聚居地,盐商当年可谓是富甲一方,生活奢侈程度可与皇家媲美,他们的富足由此也养活了一大批傍其生存的行业,“养瘦马”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买了穷苦人家的女孩子,

从小教以琴棋书画,等到可以以色侍人的年纪,

就或者送给高官或者赠与达官贵人,

以为自己谋利,

烟花三月下扬州,

扬州从来是一个多烟花多秦楼楚馆多旖旎缠绵之地。

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因贫女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初买童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待其出嫁时,可赚达千五百两。一般百姓见有利可图,竞相效法,蔚为风气,明代扬州盐商垄断全国的盐运业,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故在当时全国,扬州“养瘦马”之风最盛。

瘦马,一向不是一个褒义词,

有一些现代的女孩,尤其是文艺青年,

或者以为这是一个很文艺的调调,

我愿为扬州瘦马,陪你仗剑天涯,

四海为家,看花开花落,

殊不知,瘦马不过是妓者的高级词汇罢了,

倘若有其他活法谁愿意为瘦马。

缅甸军阀小公主

这个梗来自很红的网文,《插翅难飞》

和同人耽美类似,此类网文一度火到出圈,

“这里是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是娇贵的小公主”。

火遍全网,土味梗,

缅甸,一个战乱纷争的地方,黄赌毒的世界,

百姓流离失所,儿童食不果腹,

这里还贫穷饥饿挂钩,

而有些人竟然向往这里,

那些几百块徒步墨脱,试图寻找自由的人让我一直摸不着头脑,

难道去了一次原始淳朴的地方,你就不是你了

你就变成了大彻大悟的释迦牟尼?

佛媛

每个人几百块拼夕夕下午茶,奢侈品包每个人轮流背几天,

左手名牌包右手香槟杯的名媛,现在已经out了,

现在流行的是佛媛,

穿着海青里面是各种齐B装,

在佛堂寺庙拍照,

脸还是那个整容蛇精脸,

身材还是那个P成S形的身材,

只不过背景换成了神明,

古人说抬头三尺有神明,这些人大概是不怕的,

为了流量,能够红,

其他都不值得一提,

这个时代,太特别了!

人人都想做网红,人人都想暴富,

审美还是审丑,只要有流量就行。

我是阳光小云朵!

主营产品:其他电源装置,LED面板灯